硅谷尹公: 脸书再见,谷歌你好

发布于 2020-02-10  231 次阅读


硅谷尹公: 脸书再见,谷歌你好(一)

零、前言

大家好,首先祝大家春节快乐,在新的一年里工作顺利、家庭和睦。

去年十月,我在上一个系列《兴盛与危机》的最后一集里面,向读者朋友们请了个假,说是因为个人原因休息一段时间、春节后恢复更新。那集节目在十一月发表后,很多读者朋友已经猜到这里的 “个人原因” 指的是什么了:就是我参与九 · 二六抗议,结果被脸书 Facebook 开除了。当然,大家也不用担心,现在我已经入职谷歌 Google,待遇很不错,具体数字不便透露,以后每年大概要交六位数的税。谷歌的 Work-life Balance 总体上是很好的,不会拼命压榨员工,所以我也有时间继续创作自己的作品了。能够继续为华语游戏界贡献自己的热情和能量、继续为美国社会贡献税收、为人类贡献知识,同时维持有尊严的生活,我也很高兴。

这段时间在领英上有超过 7000 位华人朋友加我好友,通过各种渠道对我表示支持,这也让我深切感受到了,硅谷华人群体之间那种互相守望、互相帮助的温暖——并不是像有些人说的,好像华人就交往不得,一定要 “融入” 什么白人社会。特别是,这次来自谷歌华人工程师社群的联名推荐,是我能进入谷歌、并获得很好待遇的一个重要因素。在此向各位关心、帮助过我的华人朋友们表示由衷的感谢。

那整个事件到此为止,可以说是告一段落了。用周围朋友们的话说,就是 “好人有好报、事业爱情双丰收”。回顾这段经历,大起大落,感慨良多。所以我想用这一系列节目反思一下,同时升华到这样一个问题,就是:在正常的民主宪政国家,我们应该如何合理利用规则,为自己争取权利。

注意,这里的权利是 “有利于” 的利,对应英文单词 right,而不是力量的力。那这个 “权利” 所防范的对象,既可以是美国政府和社会针对特定群体的歧视性政策和态度——远到《排华法案》,近到好莱坞影视剧对亚裔群体的丑化——;也可以是大型跨国集团针对员工个体的侵权行为,比如职场霸凌、H1B 歧视等等。

这一系列的节目,其目的是避免类似的悲剧重演。由于它具有一定的公益性质,因此,我建议文昭先生,本系列节目不收费,免费向公众开放。

一、九 · 二六抗议

事情的起源是九 · 二六抗议。2019 年 9 月 19 日,我的同事、脸书工程师陈先生,从脸书 Menlo Park 总部的高楼上纵身一跃,结束了自己年轻的生命。一周后的 9 月 26 日,五百名华人工程师聚集在脸书门口,联合起来抗议职场霸凌、追求事情真相。我佩戴脸书员工姓名牌,实名参与了这次抗议,并公开发言、要求一个公正透明的调查结果。这就是 “九 · 二六抗议”。

随后,那段视频,据记者朋友们说,在国内累计观看量超过 3 亿次。

中国是脸书很大的广告市场,很多中国厂商在脸书上做广告,希望将产品卖到世界其他地方。很显然,这个视频对脸书在中国的广告生意,是有负面影响的。两周后,脸书的人力资源部门找到我,以缺乏判断力 Lack of Judgement 为由,把我开除了。

九 · 二六抗议,对硅谷的华人朋友,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。因为它是 “华人工程师” 这个特殊的群体,在一个民主 + 宪政的国家,第一次大规模集体抗争。因此,时隔四个月,我们有必要把这件事,作为一个公共领域的话题,给予必要的讨论。以往我们的讨论风格是从抽象到具象,先在抽象的层面上把道理讲清楚,然后再举出具体的例子;今天我们倒过来,先讲具体、微观的,探讨一下面对职场霸凌应如何维护自己的权利,然后逐渐上升到抽象、宏观的层面,讨论 “民主” 和“宪政”之间的矛盾。

二、在职场如何维护自己的权利

1. 换组

我们首先把镜头聚焦到本次事件。本次事件包含两个部分:首先,我的同事不幸遭受职场霸凌,随后选择了结束自己的生命;其次,我站出来说话、抗议,然后被脸书以 “缺乏判断力” 为理由开除。

首先我们讲一下职场霸凌。理论上,绝大多数公司都会明文规定,本公司对职场霸凌 “零容忍” 云云。但在实践中,必然存在如下两个问题:第一,如何保存 “职场霸凌” 的证据——由于加州禁止未经对方同意私下录音,所以很难得到有效的录音证据。很可能你口中的霸凌,到了对方口中就变成了普通的口角。更糟糕的是,遭受霸凌的人往往性格内向、拙于言辞,你还讲不过对方。第二,公司的 HR 部门,对于员工间的冲突,通常会站在职位更高的人那边,除非这个职位更高的人,受到了多人的举报。

只要从常理出发,每个人都不难发现上面的情况。那既然证据很难得到,且公司往往偏袒你的老板,那你受老板欺负后,忍气吞声行不行?答案是 “不行”。虽然你一个人举报用处不大,但多个人举报,作用就很大。积水成渊、积沙成塔,就是这个道理。所以首先,举报一定要做。其次,要充分利用公司规则,比如“换组”,不要把自己置于“没有选择” 的境地。很多公司规定,如果工程师想从原组换到新组,只需要得到新组老板的同意即可,原组老板不得阻拦。老板的确可以给员工差评,但员工也可以选择换组,互相制约。

我们每个人头脑中要有清晰的概念:在遭受职场霸凌之前,你和你的老板是合作双赢的关系;一旦遭受职场霸凌,你必须立刻转变思路,此时你和你的老板之间,就是典型的 “零和博弈”,你的收益就是你老板的损失,反之亦然。因此,在遭受职场霸凌后,我们应该用下图的博弈损益表,来决定自己下一步的行动:

(在遭受职场霸凌后)

  你老板
什么也不做 大损失 大收益
换组 小收益 小损失
举报 小损失(因为可能遭报复) 中损失
举报 + 换组 大收益 大损失

从上面这个表,我们可以看到,在遭受职场霸凌后,你有四种策略:1)什么也不做;2)换组;3)举报;4)换组加举报。

第一种策略是什么也不做,显然你有大损失,因为遭到了职场霸凌并且表现出了软弱;而你老板看出了你的软弱,从而可以进一步控制、压榨你,因此你老板有大收益。这个策略当然很不好。

第二种策略是换组,由于你此时已经有了人脉,你可以通过校友会等社交圈,联系氛围较好的组,因此新组几乎一定会比原组要好,所以你有小收益;而你老板少了个人干活,有小损失。这个策略不错。

第三种策略是举报但不换组,你可能有小损失,因为你的老板很可能会报复你,但同时这可以给你的老板带来中等损失:如果之前没人举报,那该老板在 HR 部门留下了案底;如果之前已经有多人举报,则该老板很可能被撤职辞退。平均下来,你的老板有中等程度的损失。

第四种策略是举报 + 换组。由于你换到了新的组,所以不可能遭到报复,你同时惩罚了职场霸凌的老板,因此你有大收益;而你的老板不但损失了一个劳动力,还在 HR 部门留下了案底,甚至可能遭遇辞退,所以有大损失。

很显然,从博弈损益表看,一旦遭受职场霸凌,最佳策略是 “举报 + 换组”,也就是俗称的“完全撕破脸”。但这种策略不能连续用,假若你连续三个组,都以“举报 + 换组” 收场,那大家很可能会觉得你有问题。所以我在谷歌,也打算谨言慎行,争取呆到要么我退休、要么谷歌倒闭。好在谷歌 “不作恶” 的口号已经深入人心,至少我身边的基层工程师都是这样相信的,类似陈先生这样的悲剧,应该不会在谷歌发生。

好,这里我们补充一点,就是 “什么也不做” 的这种策略,千万不能选,因为它很可能将你置于 “无从选择” 的境地。有些公司,比如脸书,额外有规定,如果你连续得到了两个差评,就失去了换组的权利,而且会被列入“表现改善计划”——别看这个名字听起来好听,实际上它的意思是说,你随时有可能被开除。那这当然是最糟糕的情况,等于说你失去了主动权,只能任老板宰割,不但换不了组,而且只要老板想开除你,随时开除你。

我们想象一下这样的场景:你努力工作,但仍然得到了老板的差评。你一怒之下联系好了新组,打算换组。结果老板花言巧语骗你说,只要你留在这个组,下次保证给你好评。你信以为真,就留下了。为了得到好评,你努力工作,经常加班到半夜。结果下次老板又给了你一个差评,而且得意洋洋地说:“现在你连续得了两个差评,我看你还怎么换组?而且我告诉你,你已经进入了‘表现改进计划’,只要我不高兴,随时开除你。”

你想起全家的生活和身份都在你一个人身上,只好忍气吞声继续干。这时你心里后悔极了:早知道当初果断换组了。

这样的悲剧,已经在现实中发生在了很多人的身上,大家要引以为戒。那这就是我要讲的第一点,面临职场霸凌,一定要积极、主动地采取行动。

2. 心理健康诊断

除此以外,我们还可以尽量合理利用规则,争取到缓冲时间。

一般来说,如果因为工作压力过大,诊断出心理疾病,这个时候公司是不敢开除你的。一旦面临职场霸凌,除了举报并积极联系换组外,还要尽可能去找相熟的心理医生。心理医生一定要找会讲汉语的,这样沟通方便。

我们可以和医生沟通,请医生在合理范围内,把心理疾病描述得严重一些。这样,一旦拿到医生的 “假条”,就可以向公司请病假,同时在家刷题、准备面试下一家公司。大多数公司的请假政策,通常包含年假、病假和家庭原因。年假每年 20 天左右,但是病假和家庭原因(比如亲人离世)是没有限制的,当然,一般也不会超过半年,具体请查阅自己公司的政策和相关法律。

所以拿到医生的假条,就等于说多了半年左右的缓冲期和 “护身符”,公司在这段时间不会开除你,你可以在家休息,于是有充足的时间从职场霸凌的阴影中恢复,并且刷题、面试、找到合适的下家。

这就是我要讲的第二点,合理利用公司规则,该请假就请假,给自己缓冲期。

3. 再说说加州的 At Will 雇佣制度

我们再说说加州的 At Will 雇佣制度。所谓 At Will,意思就是,公司不想要你,随时可以把你解雇;你不想干了,随时可以走人。

我被开除后,有脸书的前同事说:因为加州是 At Will 雇佣制度,所以脸书可以开除我。这是一个误解。因为加州法律同时规定,公司不能因为歧视、打击报复等不正当原因开除员工。所以脸书在回复新闻媒体时,肯定不会说是因为我参与抗议并公开发声而开除我,它一定会找其他理由。

那从我的角度,因为加州法律禁止私下录音,我也无法提交证据,证明脸书的确是因为打击报复而开除我。但这两件事接连发生,很难让人不做合理联想。那这样一来,如果闹上法庭,综合博弈的结果,有可能脸书会给一笔不大的经济补偿,作为和解费用。当然,这只是从常理出发的推测。那我这里也表个态,如果能从脸书得到经济补偿,在扣除法律费用后,希望能用作我的前同事陈先生的孩子的教育基金。他的孩子比我更需要经济支持。

还有个别脸书前同事说,因为我向雇主抗议,所以活该被开除。那这个刚才已经解释过了,加州法律明确禁止雇主因员工抗议而开除 TA。恰恰是因为我抗议,所以脸书只能编造其他理由比如 “缺乏判断力” 来开除我。那对于这位前同事,我有个小小你的建议:我建议您好好学习法律,别给您的东家添乱了,万一您的东家听信了您的谗言,一不小心讲了真话,那几乎一定会面临巨额赔偿和罚款。到时候您因为乱出馊主意、体现出缺乏判断力而被开除,不知道您有没有本事在两个月内进更好的公司比如谷歌呢?

这就是我要讲的第三点,澄清加州法律的 At Will 雇佣制度。

三、从脸书到谷歌

最后,有朋友一定会好奇,我在谷歌有什么打算。其实我个人很喜欢 “谷歌” 这个译名:它既有 “谷”,又有“歌”。“谷” 是粮食,象征着物质充足;“歌”是音乐,象征着精神喜乐。与此同时,“谷”还有 “山谷” 的意思,即使在人生的最低谷,也要高声歌唱,相信明天会更好。

那我在谷歌,当然是希望长时间呆下去,呆到要么我退休要么谷歌倒闭为止。如果无法完全改变外部环境,至少可以选择一个对自己更有利的外部环境。所谓 “君子不立危墙之下”,又所谓 “危邦不入,乱邦不居”。

这世界上总是有些好心先生,喜欢引经据典、指点别人的人生,尤其喜欢教训我们,要克制自己的欲望等等。这种人大家是不是很熟悉?什么知足常乐、什么你虽然不能改变世界但是你可以改变你自己云云。每个年轻读者的生活中,大概都充斥着这样的好心先生。然而,每次他们这样说的时候,我都很想问问他们:你那么喜欢教训别人要 “克制欲望”,那你能不能先克制一下你自己那种喜欢教训别人的欲望呢?

一边教训别人克制自己的欲望,一边无法克制自己喜欢教训别人、秀优越感的欲望——我可不想做那样的好心先生。如果我想秀优越感,我一定会明确告诉大家:我在秀优越感。比如现在、此刻,我就是在秀优越感。我为什么有优越感可秀?不是因为我能考上脸书、谷歌,尽管 400 个申请人里面只有 1 个能考上谷歌。谷歌比哈佛大学要难进 10 倍,但谷歌里面有很多人级别比我高、技术比我好。我有优越感可秀,是因为我在面对自身欲望和外部世界的严重冲突时,我能确认自己的欲望是合理的,并且通过自身努力,去实现这个欲望;然后,在这一切都过去后,适当反思,调整自己的行为模式。

如果按照好心先生 “克制欲望” 的教诲,我此刻应该完全放弃 “在大公司做有影响力的事情” 的想法,栖身于一个 startup 小公司,像在国内一样,回到自己的舒适区。但我没有。我反而进入了一个更大、更好,而且工作环境更健康的地方。

当自身和外界冲突时,并不是只有 “调整自身” 这一条路可走——你还可以改变世界。美国社会也是一样的道理。好心先生们不断教导大家要融入主流白人社会。但是,有没有人想过,有没有人问过,我们为什么要融入他们?美国官方统计(见附录),他们白人的犯罪率比我们亚裔高三倍、吸毒率高三倍、离婚率高三倍、本科毕业率低 ⅓、贡献的税收也低得多。我们为什么要融入他们?学犯罪么?学吸毒么?学离婚么?学考不上大学么?为什么不是我们改变他们、我们领导他们?想想日本,一亿两千万东亚人,在民主 + 宪政的制度下,在最需要创造力的第九艺术领域,引领全世界。以至于美国的游戏设计教科书,也得从日本游戏开始讲。

受儒家文化影响的东亚人,在美国的成功,很可能意味着,比起那些欧洲裔,我们东亚人反而更适合民主 + 宪政制度。这一点和很多人的直觉相反,和很多五毛的 “素质论” 也相反。五毛们总说,华人不适合民主 + 宪政制度,很多无视真相的人也跟着附和,认为华人的综合素质不如那些欧洲裔。然而,美国官方统计数字告诉我们,这不过是一个橘在淮南、淮北的问题。在民主 + 宪政的制度下,东亚裔移民的表现远远优于那些欧洲裔移民。我也希望每个人都明确认识到这一点,这样,我们会对未来中华民族的民主 + 宪政转型,有更强的信心,因为在民主 + 宪政的制度下,下一个中华政权几乎一定会比现有的欧美国家要好得多。

那今天的节目就到这里。谢谢大家。

附录:吸食成瘾物品、犯罪率、收入、教育等

《毒品战争》不同种族吸食大麻的人数(单位:千人):
白人:83,700
亚裔:2742
注:亚裔人口占 6%,白人占 40%~50%,白人的人口比亚裔多 9 倍左右。所以若算 “每万人吸食大麻比率”,则亚裔的统计数字应该乘以 9,但即使乘以 9,亚裔吸食大麻的比率仍然不到白人的三分之一。https://www.drugwarfacts.org/table/mj_prevalence

《维基百科》不同种族犯罪率:
谋杀罪:
白人:0.0014%
亚裔:0.0005%
亚裔犯谋杀罪的比率是白人的三分之一。
https://en.wikipedia.org/wiki/Race_and_crime_in_the_United_States

《Pew 研究中心》高等教育比率:
亚裔:53%
白人:36%
http://www.pewsocialtrends.org/2016/06/27/1-demographic-trends-and-economic-well-being/

《维基百科》不同种族年收入(2018):
亚裔:80,720
白人:61,349


或许明日太阳西下倦鸟已归时